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©版权所有  | 沪ICP备06024322号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上海

轶 闻
2018-03-20
鲁迅名著首次搬上越剧舞台  1946年3月,袁雪芬正在明星大戏院后台化装。编导南薇拿来鲁迅的小说《祝福》,问她能不能改戏。袁雪芬边化装边听南薇读小说,她觉得作品中描写的绍兴一带风土人情很熟悉,祥林嫂的性格和命运更引起她的同情,当即表示可以改编。后经人介绍,袁雪芬、南薇去许广平家听取对改编《祝福》的意见。许广平对越剧改编演出鲁迅作品很惊讶,但很支持,只提出一个要求:演出时送一些戏票请文化界的朋友们来看一看。于是剧本一边写,一边排,写一场,给许广平看一场。社会局审查剧本,按规定应全部写好送审,南薇分幕写好一场,就请汤蒂茵(一位支持越剧改革的女工商业者)送到社会局文教科科长袁文彰那里,每次都附4张越剧票给他那越剧迷的妻子,并说因时间仓促,请他帮忙先签个字,就这样顺利通过了审查。4月28日,《时事新报》副刊“六艺”第20期以头条位置发表《鲁迅名著搬上越剧舞台——袁雪芬主演〈祥林嫂〉,创记录改良旧规则》一文中说:“《祥林嫂》应该不仅是雪声剧团而是整个越剧界的一座纪程碑。”5月6日晚上,越剧《祥林嫂》在明星大戏院举行彩排,招待文化界人士,前来观看的有田汉、于伶、张骏祥、黄佐临、熊佛西、李健吾、吴祖光、史东山、费穆、欧阳山尊、胡风、赵丹、白杨、丁聪、张光宇等知名人士,他们都是许广平请来的。  “十姐妹”联合义演  1947年1月,袁雪芬因肺病复发,再度吐血,暂时退出舞台。在治疗、休养期间,她看了上海各越剧团的不少演出,深为越剧的前途担忧,觉得演员每天日夜两场疲于奔命,没有进修的机会,生了病也难以休息;也无法培养新的一代……经与韩义、南薇、成容、汤蒂茵等人商量,她提出通过越剧界联合义演,建造一座自己的剧场,使志同道合的姐妹轮流演出,以期真正推进越剧改革,另外再办一所越剧学校培养新人。袁雪芬的提议,得到越剧界各位名演员的支持,7月29日,在四马路大西洋菜社,上海越剧界一批“头牌”聚会商议联合义演的具体事宜。为郑重起见,她们特意请了平衡做证明律师,起草了一份“合约”,上面写着:“兹为共同发扬新越剧及谋同仁福利起见,经过数次讨论,人人志趣相同。为此共同发起,集合同人力量,组织公司,谋建新型剧场一所。此后为剧院及剧务上一切进行事宜,发起人都须共同负责,各尽力量,以期越剧前途发扬光大……”在“合约”上签字作为“发起人”的共10位演员:尹桂芳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筱丹桂、袁雪芬、张桂凤、吴小楼、傅全香、徐天红、范瑞娟。这10位发起人,后来被称为“十姐妹”,联合义演的剧目为《山河恋》。角色分派,采用抓阄和导演指定两种方法,顺利作出了安排。时值炎热的夏天,各剧团都在“歇夏”,演员们自己出钱做服装、自备车费,冒着酷暑投入排练。8月18日,上海各大报纸登出由“十姐妹”署名的醒目启事:“为创设越剧学校建造实验剧场筹募基金定于八月十九日(即明日)起假座黄金大戏院联合公演历史宫闱巨献《山河恋》”。公演开始后,每天日夜两场,场场客满,上海的报纸发表了大量报道和评论,田汉在《新闻报》上以《团结就是力量》为题发表文章,认为“此次联合公演的实现便是一个伟大成就。”8月28日晚上,国民党上海警察局嵩山分局派人来到后台,送来一纸公文,勒令《山河恋》立即停演,理由是社会局认为“手续不完备”。第二天星期六,正好是杜月笙的60大寿,袁雪芬、尹桂芳、吴小楼、汤蒂茵和律师平衡一早来到愚园路社会局局长吴开先的寓所,吴开先不见,传话说让她们去社会局。袁雪芬等,到林森路(今淮海中路)的社会局等了很久,仍不见吴开先来,经打听才知吴到“丽园”给杜月笙拜寿去了。她们赶回剧场,见“勒令停演”的布告已经贴出,剧场门口人山人海,这时已近下午一点,离日场开演仅有两个小时。袁雪芬等又赶到社会局,终于见到吴开先,经过袁雪芬等的据理力争,吴开先撤消了停演令。《山河恋》照常演出。  “三角牌”观众  越剧“三角牌”观众的名称,是1946年袁雪芬为首的雪声剧团在明星大戏院演出新越剧后出现的。在这之前,越剧的观众大多数是家庭主妇和社会上的妇女,男观众极少,有的也仅是被太太或女友拉来陪看的。由于越剧的改革、使其剧目出新、题材多样化、艺术的综合性加强、艺术质量的提高等,赢得了观众的强烈反响,受到了社会各界特别是新文艺界人士的关注,显著地改变了这一剧种的观众面。从此,涌现了一大批新观众,包括一大批女大、中学生观众。她们不仅热爱新越剧,有些还投身到新越剧的改革、创作队伍中来,如宗华(先少壮、玉兰,后人民沪剧团)、陈曼(先少壮后芳华、虹口越剧团)、绿珠(少壮越剧团)等,先后都成为戏曲界的名编剧。据说,当时她们对雪声、芳华、东山、玉兰、少壮演出的新戏,几乎是每戏必看,有时一出戏甚至要连看四五遍。但是她们从来不因为看戏而耽误了读书、学习,大都是在放了学之后,挟着书包直奔剧场,一边看戏,一边啃着干点当晚餐,散戏后,还要跑到后台门口,一睹卸了妆的演员庐山真面目,方始高高兴兴地回家。由于这批女大、中学生观众,胸前都别着一块三角形的校徽,所以被人们称呼为“三角牌”观众。  吴琛调动“飞行堡垒”内幕  1948年,玉兰剧团在明星大戏院演出,前、后台老板上涨票价自肥,却不增加演职员工资。劳资双方发生纠纷,后台老板张春帆纠集手下流氓包围后台,企图殴打吴琛、韩义、石景山等剧务部人员,突然几辆国民党警方的装甲车(上海人称红色警车为“飞行堡垒”)载着一批荷枪实弹的官兵呼啸而至,将戏院团团包围,一位当官模样的人冲进戏院大声吆喝:“谁敢动一动吴琛先生,我就不客气。”并气势汹汹摆出要抓人的样子。流氓见势,立即四散逃走,从此张春帆再不敢对吴琛肆无忌惮。此事怎会使国民党警方出动警车前来干预呢?这确与吴琛有关。原来1938年吴琛担任生活书店衡阳支店经理时,经常帮助抗日爱国的热血青年,当时有一青年徐松年流亡衡阳,川资用尽、陷入困境,受到了吴琛的资助。后来,徐当上国民党装甲部队的团长,抗战胜利后,他的部队调来上海,并于1947年编为上海市警察局机动车大队。徐不忘吴琛当年对他的帮助,找到龙门戏院会晤吴琛,并给吴琛一张名片,关照说:“吴先生今后有什么为难之事,只要一只电话,我会立即赶来帮助的。”这次流氓包围剧务部闹事时,吴琛遣人溜出戏院打电话告诉徐松年。徐得讯就立即调动人马赶来现场。这就是吴琛调动“飞行堡垒”的内幕。  袁雪芬拒绝为宋美龄唱堂会  袁雪芬自40年代初期致力于新越剧改革后,自立规矩不唱堂会。1946年6月,袁雪芬演出《祥林嫂》后,声名远扬,其时蒋介石夫人宋美龄抵沪,转托上海闻人王晓籁代为邀请袁雪芬到她住处去唱“堂会”。王晓籁是浙江嵊县人,与袁雪芬同乡,曾任上海市商会会长,在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期间,与蒋介石过从甚密。他以为凭第一夫人的身份和自己的面子去请,袁雪芬不会不答应,于是,就支使一姓陈之人持自己的名片去请袁雪芬。哪料袁雪芬不买他们的帐,回说:“我是不唱堂会的,她要看我的戏,请到剧场里来看吧!”王晓籁没有想到袁雪芬竟会一口回绝,只得连忙亲自打电话央求袁雪芬:“袁小姐,大家都是嵊县人,你无论如何要给同乡一个面子!”袁雪芬不为所动,加以拒绝。就这样,宋美龄要袁雪芬唱堂会之事彻底告吹。1946年6月8日上海《联合晚报》在头版头条刊登了“袁雪芬谢绝唱堂会”这一新闻,隐含地披露了这一事情。  汤小姐抗命汤司令  上海解放前夕,社会混乱,人心惶惶。国民党京、沪、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坐镇上海。1949年5月,雪声剧团正在九星大戏院演出,一天下午,戏院门口突然开来一辆卡车、一辆吉普车,两个“国军”走到二楼帐房间高叫:“这里谁是负责人?我们要请袁雪芬去唱戏慰劳国军。”帐房间里有一位正襟而坐、年约三十开外的女士闻听后,毫不含糊地回答:“我是负责人,你们是哪里来的?”来人说是警备司令部派来的,卡车已停在门口,布景、灯光、道具都要随车运去。女士深知袁雪芬是坚决不唱堂会戏和拉局戏的,杜月笙做寿,再三邀请她去唱堂会,亦遭拒绝,现在怎么肯去慰劳“国军”呢?于是她情急生智,干脆利索地回答说:“袁小姐今天生病吐血,夜戏要退票,不能演出了。”对方嚎叫:“这是命令,非去不可。”女士不慌不忙地反问:“谁的命令?”对方说:“是汤恩伯司令。”这时女士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,大声回答:“你们回去报告汤司令,袁小姐今天有病不能去。”对方一听她口气很大,反倒一呆,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女士从容回答道:“我也姓汤,你回去讲好了。”对方听了,吃不透眼前这位女士是什么路道,朝她上下一打量,就匆匆下楼去问卖票间的人,“上面那个女的姓什么?是干什么的?”卖票员告诉他们:“姓汤,袁小姐的好朋友,是剧团的负责人。”对方听了后,头也不回径直走了。卖票员上楼来告诉她,两人笑得气也透不过来。原来这位女士就是汤蒂茵小姐。她经商出身,见过世面,交际应酬,颇有气度,当年是袁雪芬的朋友,协助管理过剧团,建国后成为上海工商界的代表人物,曾任全国人民代表。当时,“汤小姐抗命汤司令”这一幕活剧,后来成了雪声剧团同仁们的笑谈资料。  一次不寻常的话剧演出  1947年10月,盘踞越剧界的戏老板张春帆,诬陷被他霸占的名伶筱丹桂与编导冷山有不正当关系,横加迫害。冷山遭到凌辱,筱丹桂则不堪受辱而服毒身亡,此事震惊了上海滩。国民党司法当局,慑于舆论,不得不将张春帆拘押审讯,但不久又将他作无罪释放,越剧界同仁对此极为愤慨,于是东山、玉兰、芳华、少壮等越剧团的编导们,在中共地下党员钱英郁的支持下,以上海越剧编导联谊会的名义,组织了一次盛大的话剧演出,以示对冷山的同情和支持,对张春帆及反动当局的抗议和示威。  演出剧目为曹禺名作《日出》,由吴琛任导演,仲美布景设计,刘如曾配音作曲,肖章任舞台监督。安排冷山饰男主角方达生,一位越剧演员饰女主角陈白露,吕仲饰潘月亭、钱英郁饰李石清、梅红(话剧演员,冷山之妻)饰李太太、陈鹏饰张乔治、金风饰胡四、黎云饰顾八奶奶、石景山饰黄省三,其他配角及群众角色,均由金采风等越剧演员和编导们扮演。1948年1月开始排戏,计划演出6场。即1月30日夜场,31日日、夜场,2月1日日、夜场,2日夜场,演出地点在明星大戏院。张春帆非常恐慌,他明知这次演出的矛头是针对他的,是长冷山的志气,灭他的威风,想破坏,又害怕民情舆论,不敢明目张胆进行,于是便暗中进行捣乱。就在戏开排之时,由“上海闻人”王晓籁出面,将饰演女主角陈白露的越剧演员拉到杭州去了。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确实给演出活动带来很大麻烦。因为演员阵容已经公布于众,戏票亦已全部订出,要换主要演员观众是否会退票?临时寻觅主要演员重新排戏,时间是否来得及等一系列问题需要马上解决。经过大家商量,一致认为,再多的困难一定要克服,决不让这次演出“流产”。首先邀请了一位越剧爱好者、业余话剧演员衣雪艳(艺名“小北京”)来演陈白露,再在电台里向观众说明情况,以取得观众的谅解。经过一番周折,演出终于如期举行。首场演出座无虚席,也没有一个观众退票。  不料一波过去一波又起,就在第二天日场开演之前,两个国民党军官来到后台找负责人,要这个戏为“荣军”义演一场,并气势汹汹地要马上答复。负责接待的吴琛、仲美,当即和大家商量。为了使这次演出不再中途夭折,就忍气答应这场演出,即在2月2日加一个日场,为所谓的“荣军”义演。这样总算平息了又一场风波。  这次演出,达到了预期目的,赢得了舆论界的好评和观众的赞赏,显示出越剧界同仁团结一致、反抗压迫的精神。  毛主席四看越剧  1950年夏,以范瑞娟、傅全香领衔的民间职业剧团东山越艺社作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:把越剧演到北京去,让中央首长看看越剧,让北京人民看看越剧。因为建国前,越剧的演出主要在江、浙、沪地区,从没有跨过黄河北上演出过。作为自负盈亏的民营剧团,甘冒风险去“远征”,不能不说是大胆的异常之举。而全团人员对赴京演出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。在得到文化部艺术局田汉局长的邀请后,全团人马于7月底开进了北京,首次亮相的剧目是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。周恩来总理看了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演出后,邀请了范瑞娟、傅全香和南薇、陈鹏两位编导到中南海他家作客,并合影留念。在吃中饭时,工作人员请总理去听电话,总理听完电话回来,高兴地向大家宣布:毛主席要看越剧,今天晚上请你们到怀仁堂演出《梁山伯与
上一页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