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©版权所有  | 沪ICP备06024322号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上海

“十姐妹”联合义演

  1947年1月,袁雪芬因肺病复发,再度吐血,暂时退出舞台。在治疗、休养期间,她看了上海各越剧团的不少演出,深为越剧的前途担忧,觉得演员每天日夜两场疲于奔命,没有进修的机会,生了病也难以休息;也无法培养新的一代……经与韩义、南薇、成容、汤蒂茵等人商量,她提出通过越剧界联合义演,建造一座自己的剧场,使志同道合的姐妹轮流演出,以期真正推进越剧改革,另外再办一所越剧学校培养新人。袁雪芬的提议,得到越剧界各位名演员的支持,7月29日,在四马路大西洋西菜社,上海越剧界一批“头牌”聚会商议联合义演的具体事宜。为郑重起见,她们特意请了平衡做证明律师,起草了一份“合约”,上面写着:“兹为共同发扬新越剧及谋同仁福利起见,经过数次讨论,人人志趣相同。为此共同发起,集合同人力量,组织公司,谋建新型剧场一所。此后为剧院及剧务上一切进行事宜,发起人都须共同负责,各尽力量,以期越剧前途发扬光大……”在“合约”上签字作为“发起人”的共10位演员:尹桂芳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筱丹桂、袁雪芬、张桂凤、吴小楼、傅全香、徐天红、范瑞娟。
  这10位发起人,后来被称为“十姐妹”,联合义演的剧目为《山河恋》。角色分派,采用抓阄和导演指定两种方法,顺利作出了安排。时值炎热的夏天,各剧团都在“歇夏”,演员们自己出钱做服装、自备车费,冒着酷暑投入排练。8月18日,上海各大报纸登出由“十姐妹”署名的醒目启事:“为创设越剧学校建造实验剧场筹募基金定于八月十九日(即明日)起假座黄金大戏院联合公演历史宫闱巨献《山河恋》”。公演开始后,每天日夜两场,场场客满,上海的报纸发表了大量报道和评论,田汉在《新闻报》上以《团结就是力量》为题发表文章,认为“此次联合公演的实现便是一个伟大成就。”8月28日晚上,国民党上海警察局嵩山分局派人来到后台,送来一纸公文,勒令《山河恋》立即停演,理由是社会局认为“手续不完备”。第二天星期六,正好是杜月笙的60大寿,袁雪芬、尹桂芳、吴小楼、汤蒂茵和律师平衡一早来到愚园路社会局局长吴开先的寓所,吴开先不见,传话说让她们去社会局。袁雪芬等,到林森路(今淮海中路)的社会局等了很久,仍不见吴开先来,经打听才知吴到“丽园”给杜月笙拜寿去了。她们赶回剧场,见“勒令停演”的布告已经贴出,剧场门口人山人海,这时已近下午一点,离日场开演仅有两个小时。袁雪芬等又赶到社会局,终于见到吴开先,经过袁雪芬等的据理力争,吴开先撤消了停演令。《山河恋》照常演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