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302室

徐玉兰王文娟粉墨再登台

日期:2014年7月21日 17:27

徐玉兰与导演组讨论演出细节(戴焱淼摄)

 

 

 

昨天下午1点多,上海越剧院的弄堂,一脸素净的“林妹妹”王文娟往里走,刚拍完定妆照、红妆未卸的“宝哥哥”徐玉兰正巧准备回家。这对携手走过67年风风雨雨的舞台姐妹,甫一相见,一双手便紧紧地握在了一起,话语间,还是那么亲密无间。

  徐玉兰和王文娟分别在昨天上午和下午去上海越剧院拍摄越剧《舞台姐妹情》定妆照。半个月后,在这部大戏演出的尾声部分,93岁的徐玉兰将扮演徐玉兰,88岁的王文娟将扮演王文娟,并且各唱四句唱腔,以抒发对越剧明天的美好祝愿。

徐玉兰:愿为越剧再度开唱

  在排练场,一见到《舞台姐妹情》的导演汪灏,徐玉兰就感谢说:“你们辛苦了,为我们的越剧事业大力宣传、四处奔走。”汪灏说:“徐老师能再度出山,您辛苦,我们应该感谢您。”徐玉兰摆摆手,说:“我们这些为越剧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姐妹,再为越剧站站台,是应该的。”

  这番言语,让汪灏想起第一次登门邀请徐玉兰参演《舞台姐妹情》时的情景。听说是越剧九代同堂演一台大戏,为越剧造造势,徐玉兰当即就拿起毛笔,在演出合约上一笔一画地签下“徐玉兰”三个大字。当初,汪灏曾设想给徐玉兰、王文娟设计两个角色,徐玉兰却提议:“我和王文娟,就是合作了半个多世纪的老姐妹,就让徐玉兰演徐玉兰,王文娟演王文娟吧。”如此提议,让导演眼睛一亮、拍案叫绝。

  得知徐玉兰要再度粉墨登台,她的两个儿子都劝她:“妈妈,你不要再演了,让观众心里留着你最美好的形象吧。”正是为了让观众心里留下自己最美好的形象,这些年,徐玉兰几乎谢绝了所有登台演唱的邀请。当记者问她,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上台彩唱?正在化妆的徐玉兰,眼睛微睁,脱口而出:“九七香港回归那年啊,是在美琪大戏院,我演了《送凤冠》。”那时的徐玉兰,已年近八旬,扮演的“王玉林”依旧在台上跪到东、跪到西。台下的观众心疼啊,一见徐玉兰跪下,底下就砸了锅地叫嚷着:“别跪了,别跪了。”想起当年的情景,徐玉兰依旧很激动:“我们心里一直有观众,观众心里也有我们,演员和观众,如同鱼和水,不能分离啊。”

  正是心系观众和越剧,徐玉兰不仅答应登台演出,而且要唱上几句。几十年来,徐玉兰坚持每天上午练功、练唱。练功之后,徐玉兰会随兴演唱《追鱼》、《哭祖庙》等徐派名段。“上台演戏,到底不比在家里清唱。让一个90多岁的老人,一口气演6场戏,说没有压力那是假的。一旦唱破音,让观众说声‘到底老了’,我心里会难过,也怕对不起观众。”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徐玉兰笑着说:“当年的贾宝玉,如今成老祖宗了。”

  说话间,化妆师已给徐玉兰化好了妆。徐玉兰拿出一根军绿色的带子,自己动手吊眉。这两道眉毛被带子往上一拎,原先眯缝着眼睛的徐玉兰一下变得神采奕奕。徐玉兰说:“现在很多青年演员不肯吊眉,怕皮肤松弛。他们是要台下美而不顾台上美,我们这些老演员宁肯台下不美也要争取台上美。”

王文娟:压箱底布料做旗袍

  为越剧站台,王文娟也很乐意;但要上台唱两句,心里直打鼓:“真怕唱不好啊。”

  和徐玉兰一样,即便离开舞台多年,王文娟也一直坚持练早功。然而,6年前,王文娟的爱人、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逝世,从此,王文娟变得有些心灰意懒:“道临走了后,我就很少练功。当我把脚搁在窗台时,总会想起身后望着我的道临的那双眼睛,心里就会发酸。”

  不练功的日子,王文娟还会翻出自己当年录制的老唱片,听听自己演唱的《红楼梦》、《追鱼》等,跟着一起哼哼唱唱。

  答应剧组参演《舞台姐妹情》后,王文娟就忙碌起来。她翻箱倒柜,寻找一块紫红色的旗袍布料。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王文娟随上海越剧院红楼团赴香港演出后带回的。离开舞台后,稍显发福的王文娟发现已无法用这块布料做旗袍了,只得将它压在箱底。此番重登舞台,她决定用上它。在服装设计师张豫美的巧妙设计下,这块珍藏多年的布料终于变成一件漂亮旗袍,昨天第一次穿在了王文娟的身上。

  拍完定妆照后,导演汪灏摆开一张围棋棋盘大小的舞台模型,给王文娟说戏。这次《舞台姐妹情》请出了94岁的周宝奎、93岁的徐玉兰、88岁的王文娟以及毕春芳、郑采君、金采风、尹小芳、筱月英、吕瑞英等一批80多岁的舞台老姐妹。为了减少老艺术家来往排练厅的次数,汪灏独创了这一“模型排戏法”。棋盘大小的平面上,布置着同样微缩的官船、古戏台等舞美道具。汪灏告诉王文娟,戏的尾声,她和徐玉兰各站在一块电动平台上,分别从舞台两侧被推向中间,两块平台相遇后,她们即能在音乐伴奏中开始演唱。王文娟说:“这个排戏的办法好!下次正式排练时,我心里就有底了。”(记者:张裕)

 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——摘自2013530日《文汇报》    

 

 

 

   

上海越剧院《舞台姐妹情》开排

徐玉兰王文娟饰演自己共唱“姐妹情深”

 

  “后面这个长条,第一场的时候是古戏台,后面的场次有时是码头、有时就是台阶。到时候两位老师分别站在移动台上,唱的时候有人在后面伴舞,台子会慢慢移动合并。”昨日,上海越剧院排练厅里星光熠熠,《舞台姐妹情》的导演汪灏拿着泡沫和纸片做的“移动排练场”模型,为徐玉兰、王文娟两位越剧流派创始人讲解舞台走位。场地一角,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正反复打磨汤诗娟的十句唱;舞台上,京剧名家关栋天正表演一脸坏相的唐亦帆;淮剧名家梁伟平、滑稽明星舒悦也先后现身……

  93岁的徐玉兰和88岁的王文娟已当了70年的“舞台姐妹”,虽多年未上台,但两人风采依旧。“在家总归要唱唱,也练练气功,没有气么高音上不去的。什么都唱,《追鱼·书馆》《北地王·哭祖庙》,等于吊嗓子。F调唱得多,有时能唱到升F调。”徐玉兰说。一旁的徒弟张宇峰直笑称“有压力”。而王文娟虽有五六年没有练唱,但一直没放松腰腿功。“我平时在家里的宽走廊练腿练腰,有时就把腿搁在窗台上压一压。”王文娟说着,又回忆起当年演《追鱼》中“鲤鱼精”时那些漂亮的身段。

  此次的《舞台姐妹情》特邀了数十位知名演员,汪灏为此做了不少工作,而徐玉兰第一个在演出合同上签了名。“那天在徐老师家里,她拿出一支毛笔,恭恭敬敬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”汪灏说,“一开始我说徐老师有两句唱,没想到她说,要么不唱,两句是不够的。”而听闻此事,王文娟也终于答应了导演组要求她开口唱几句的要求。“她都唱了,我再不唱就不好看了,‘舞台姐妹’不好拆档的嘛。”

  在此次的演出中,徐玉兰、王文娟将饰演自己,在“尾声”唱响“姐妹深情情更浓”。而对于各自的四句唱词,二人都是自己哼出旋律,协助作曲设计唱腔。“我选的男调,愉快一点,不一定唱得好,我努力吧。”王文娟说,“越剧走到这一步不容易,一开始的男班闯荡上海,屡败屡战,最后终于在大上海立足。1938年我学戏时,我的老师姚水娟、竺素娥每演一出新戏,都能引发观众购票的热潮。但是现在,越剧艺术令人心急。听说这一次《舞台姐妹情》在上海卖得很好,我希望年轻一代多多努力,能把越剧演好创作好,多一点这样的盛况。”(记者:李峥)

 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——摘自2013530日《解放日报》    

 

所属类别: 越剧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