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

《祥林嫂·问苍天》

  导演:吴琛。上海越剧院演出。

  这是《祥林嫂》的最后一场戏,通过祥林嫂倒毙雪地的悲惨结局,表现出鲁四老爷等地主豪绅辈的伪善面目,暴露了旧社会吃人的本质。导演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,以写实的格调来展示那个时代的世态风情。

  幕在合唱中启。四句幕后合唱交代出地点和时间--鲁镇的除夕之夜。天上下着鹅毛大雪,远近锣鼓、鞭炮声相交织,鲁府门前两扇黑漆门,犹如野兽张开血盆大口,一对悬挂着的号着鲁字的大灯笼,好象两只血红的兽眼。

  鲁府管家老孔肩背钱褡、手提灯笼讨债归来;两个孩子带着假面具手持木枪木刀嬉戏追逐过场;八十岁的阿发婆婆身穿一身大红衣裳,背一个黄色香袋,带着孙子颤颤抖抖地过场,并从大红衣裳里掏出来一个手炉递给孙子,一摇三摆地到大悲庵里去守岁。几组舞台画面,烘托出热闹非常的除夕之夜的氛围。

  白发披肩、形容枯槁、目光呆滞的祥林嫂一手拄竹竿、一手挎竹篮上场。她犹如一支残烛在风雪中摇曳,用〔弦下调〕唱腔,回忆了一生的经历后,向苍天、人间发问:灵魂到底有没有?然后,祥林嫂在"苍天不开言……人间也无言……半信半疑难自解,似梦似醒离人间"的幕后伴唱中,渐渐不支地倒毙在风雪之中。接着又是四句幕后合唱:"百无聊赖的祥林嫂,被人们弃在尘芥里,灵魂有否存疑问,地狱有无也不仔细。"再次画龙点睛地突出了祥林嫂临死前对神权的怀疑,并把戏过渡到结尾。

  尾声,爆竹声响,鸡啼报晓,天色渐明。老孔与鲁四老爷自府内出,同时高老夫子上场,他是一早来向鲁四老爷贺年的。鲁四老爷与高老夫子相互打拱道贺时,发现了倒毙在旁的祥林嫂,急忙以手掩鼻,口中骂道:"不早不迟,偏偏在这时候……就可见得是一个谬种!"接着两人谦让入内。老孔看了一眼祥林嫂的尸体,赶快吐了两口唾沫,口念"百无禁忌"掩门入内。门上露出"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"的一副新春联。最后在"百无禁忌贺新禧,一片升平笼大地"的幕后合唱中徐徐落幕。


《红楼梦·焚稿》

  导演:吴琛、钟泯。上海越剧院演出。

  深秋时分,林黛玉横卧在竹榻上,榻前置一火盆,紫鹃侍候一旁。月光透过斑斓的竹影照射在病态的林黛玉身上。竹榻边一盏昏暗的明阁灯放出微弱的光亮,象征着林黛玉的生命已到了最后的时刻,同时又恰如其分的点出了"冷落鬼火三更泣"的境遇。当林黛玉激愤地投下自己用一生心血写下的诗稿和诗帕时,那火盆里鲜红的火焰光芒升起,投射在林黛玉身上,给人以心灵的震撼。当林黛玉以反常神态,激动地唱到"万般恩情从此绝"投下诗帕时,火盆中红光大亮,林黛玉一个静止造型,随后红光慢慢收去,月光渐渐升起,在一句悠缓的伴唱"只落得一弯冷月葬诗魂"中,林黛玉再次昏厥过去。激情和病态过渡得自然而贴切。戏的最后一段,当林黛玉与紫鹃交代了后事之后,挣扎着站起,在踉跄而有节拍的强节奏中唱完"质本洁来还洁去",站着昏迷在紫鹃的肩头上,形成了一组有雕塑感的造型。此时在黛玉的后顶部,投射出一道白光。林黛玉身穿银灰色的服装,在光的笼罩下,形象如同白玉的雕塑一般,完整地从外部形象上渲染了林黛玉的洁白无瑕。接着,林黛玉似乎听见了贾宝玉成亲的喜乐(喜乐声轻轻地出现),她不顾一切地推开了扶着她的紫鹃,又奋力地打开了花窗。此时,震耳欲聋的喜乐声穿窗而入,林黛玉体力耗尽,再也支撑不住了,倒在病榻上,只说了一句"宝玉,你好!"便死去了。在紫鹃一声"姑娘--"的凄惨呼唤中,大幕徐徐闭上。待到大幕闭拢之后,充满悲愤的音乐推向高潮,一记沉重的锣声中,大幕外,向两只张着大口的石狮子上投射的成像灯亮起,带给观众以戏完意无尽的联想。


《三看御妹》

  传统剧。写御妹刘金定赴庙进香,尚书公子封加进乔装乡民潜庙窥看,两人一见钟情。金定回府凭添相思,加进扮医生闯进宫楼二看金定。在复诊三看金定时,加进道出真情。金定以御赐双连笔相赠,誓偕白首。事为金定之父刘天化察觉,以调戏皇亲罪将加进押赴刑场处斩。后在金定周旋下,皇上下旨赦免加进,并赐金定、加进成婚。该剧在小歌班时期从绍兴大班移植而来。民国8年(1919年)4月2日,男班卫梅朵、费翠棠等演出于民兴茶园,剧名为《双连笔》,后又名《看看看》和《看御妹》,成为越剧屡演不衰的古装喜剧。1958年,上海越剧院排演该剧时,采用了江苏省锡剧团演出本改写,由朱铿导演、晓舟音乐整理、顾大良美术设计、明道宣和吴报章灯光设计、陈利华造型设计,吕瑞英饰刘金定、陈少春饰封加进、张桂凤饰刘天化。1962年,该剧由香港凤凰影业公司摄制成彩色越剧艺术片,由李萍倩导演,夏梦饰刘金定(徐涵英配唱)、丁赛君饰封加进(陈琦配唱)。1986年5月,上海越剧院携该剧赴香港演出。7月,由该院电视部摄制成戏曲电视剧,张少祥、朱铿导演,吕瑞英饰刘金定、陈琦饰封加进、张桂凤饰刘天化。该剧为上海越剧院保留剧目。1961年,由吕瑞英、朱东韵演唱的主要唱段,已由中国唱片社制成唱片发行。民国26年(1937年),胜利唱片公司灌制了支兰芳演唱的《三看御妹》唱片1张。


《魂断铜雀台·七步诗》

  导演:胡越。上海越剧院演出。

  本场着重表现"七步诗"所反映的萁豆相煎、骨肉相残的残酷性,揭示人物冲突的内蕴,不去强调子建"迅即应声便为诗"的才华和风度,而是创造一种随时可能被杀的悬念,给人以历史的凝重感。

  大幕开启,一座四米长、两米宽、一米高的"铜雀台"呈现在舞台中间。魏文帝(曹丕)高居层台之巅,以耿耿于怀的心情,用阴冷的目光斜觑台下躬身待旨的曹植,欲置同胞兄弟于死地而后快。铜雀台摆设的"鸿门宴"被甄洛揭穿救下曹植后,更激怒曹丕降旨:"油鼎待候!"霎那间,油鼎在啷啷铁索声中从天吊落在铜雀台的高台上。全场一片肃静。片刻,釜底燃薪,炉火熊熊;爵士鼓不时地发出刺心的阵响,子建忧心如焚;曹丕没有忘记,在这高高的层台上,曹植当年作赋言志,语惊四座,深得父王(曹操)一时之宠;尔今,他要施天子之威,将曹植作赋夺魁之地改变成他的丧生之所!他令曹植道:"你离油鼎为七步之距,若在七步之内成诗一首,朕就免你一死,如若不然,我要将你烹之于釜!"不容思考,曹丕便发出"一步!"连"二步"的指令,曹植忙应旨连连挪动着沉痛的第一步与第二步,登左方层台阶石向油鼎走去。同时,曹丕则从层台高处一步又一步地向右方拾级而下。"三步!"武士横刀进逼;"四步!"武士抽刀出鞘;"五步!""六步!"刀光剑影,杀气腾腾。子建沉重的步伐和曹丕威严的口令,造成子建心灵被煎的痛苦和走向死亡的紧张气氛。当第七步指令即将发出之际,正是子建迈出坚实的第七步踏上层台顶巅之时。霎时间,一个洪钟般的声音,犹如火山爆发之巨响,子建在无限压抑之中,悲怆而愤怒地高吟出:"煮豆燃豆箕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"的著名诗篇。这时,一道水银般的光束,在音乐节奏的推进下,把曹植映照得洁白透明,光彩夺目,从而塑造出一位少年诗人的光辉形象。

  导演在人物调度上运用了一左一右、一上一下,一个由低向高、一个由高往低的走势对比,来表现冲突双方力量与情势之变化,进而对曹植与曹丕两人精神世界的升华与坠落,作了形象鲜明的绘意,赋予"七步诗"以崭新的艺术意境。


《孟丽君》的谢幕处理

  导演:吴伯英。上海越剧院演出。

  《孟丽君》的谢幕,导演运用"满足"和"暗示"的技法,达到了剧虽终余韵仍绕梁的目的。孟丽君以她的大智大勇,获得了国太的恩赦,并收为义女,封为御妹,在国太的寿堂上,与皇甫少华拜堂成亲。皇甫少华喜悦地拉着红绿绸带,牵着孟丽君走向洞房,皇帝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与他人结合,几乎昏厥在皇后怀里。大幕就在台上台下一片喜气洋洋氛围中徐徐闭幕。稍顷,大幕在喜乐声中重又拉开,皇甫少华拉着红绿绸带牵出孟丽君,突然,红绿绸带被皇帝拦腰一把拖住,音乐戛然而止,只见皇帝绕到少华前面,从袖中摸出一卷东西,悄悄塞给少华,少华接过来抖开一看,原来是孟丽君的自画像。这时喜乐重起,大幕重又闭合。这一处理,使人物性格和人物关系更完善,喜剧气氛更浓郁,贯串动作更始终。用皇帝的还画来暗示他终于被迫放弃占有的邪念,物归原主,基本冲突到这里完满地得到了解决 。
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