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

  越剧的舞台美术与其他剧种一样,也是从简单一桌二椅发展来的,初期极为简陋。经过三四十年代新越剧改良中的不断吐陈纳新,到建国时,各剧团已形成了自己一定的艺术特色。但由于建国前各剧团没有统一的规划,布景、道具、灯光、服装等是由剧团和个人分头置办的,所以难以形成创作风格上的统一。建国后,这些舞台用品都改由剧团统一置办,使舞台美术的改良和创新获得了一个较为良好的环境。
 
  当时的全民所有制剧团,还专门设立了由舞台美术创作人员组成的创作组,负责剧团演出的舞台美术设计和制作。这使得越剧的舞台美术,在短时期内获得了显著的进步,并在国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
 
  越剧布景,在写意、写实和虚实结合的基础上,又创作出了多种多样的其他样式。如吸收了话剧布景的表现方法,根据越剧自己独有的舞美特性而创作出了中性和特性布景。布景设计强调从剧情出发,表现出诗情画意和意境感。如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的布景,清新优美,有"杏花春雨江南"的格调;《西厢记》的布景,以森严的庙宇为主体,与青年人对爱情自由的追求形成强烈对比;《红楼梦》的布景则营造了"世代簪缨之家"的真实情境和特有氛围。在传统剧目中,以"守旧"为基础,加以。丰富和创造,形成装饰性布景的风格;还借鉴了一些民间艺术特色,如剪纸、皮影戏等,创作出具有较强的民间艺术韵味的布景。
 
  在服装设计方面,从1955年开始,越剧有了专职的服装设计师,改变了以前服装设计由设计布景的舞美设计师兼任的局面。越剧的服装相比较京昆等剧种来说,较为淡雅、柔美、简洁、清新。在配色上,突破了"上五色"和"下五色"的规范,增加了大量的中间色,色阶逐渐丰富,显得更为优美、柔和。衣料也不再用传统服装反光性较强的软缎,而主要用无反光性的绉缎做面料,兼有丝绒、乔其纱、珠罗纱等。服装的款式和佩饰以明代款式居多,在民间美术和人物画上汲取灵感,创造了各种不尽相同的新样式,配以云肩、项链、飘带、丝绦、玉佩等,使服饰的变化丰富。由于多年来的不懈探索和积累,越剧服装的轻柔、淡雅的独特风格得到确立和发展,成为我国戏曲服装中别具一格的一枝。
 
  化装则吸收传统水粉化装法色彩鲜明的优点,以及电影、话剧柔和自然的长处,形成了越剧化装既生活又有艺术夸张的特色,给人以柔美抒情之感。1958年3月,苏联化装专家瓦·瓦捷列夫佐夫来上海戏剧学院授课,为袁雪芬等演员造型,上海越剧院派陈利华参加了他的专修班,使越剧舞台上又出现了性格化装法、塑型化装法等多种化装技法。随着越剧的走向世界,一些国外的化装用品也被越剧演员们广泛地使用,如美国的密斯佛陀油彩、胶水、美目贴等,其后在化装上又吸收的美容的方法,涂粉底,打亮肤色,刷睫毛膏,搽眼影粉,用眼线笔画眼线,用唇线笔画口红,用美目贴贴假双眼皮,吊眼角、皱纹等等,在越剧舞台和戏曲电视片中都极为常见。
 
  越剧舞台灯光也在建国后得到了真正的发展和提高。50年代初的全民和集体所有制剧团,一般均有2至4名专职的灯光操作、管理人员。1952年和1955年,吴报章和明道宣进入上海越剧院,任专职舞美灯光设计,开创了越剧拥有专职灯光设计的先例。如上海越剧院的《西厢记》、《祥林嫂》、《北地王》、《追鱼》、《红楼梦》等剧的灯光,都是通过专职设计,发挥了较好的灯光艺术创造,同时也成为全剧的增色点。80年代以后,越剧的灯光设计进行了"创意性"的艺术构思,采用多光源、多角度的全方位布光,运用强化的光亮、光色的反差对比效果,增强力度表现,使舞台时空呈现出流动、自由、无支点、无场次、多环境等写意性表现。
 
  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春香传》、《北地王》等一批优秀剧目的舞美设计各有特色,受到国内外行家赞赏。其中,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荣获1952年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舞美设计奖,《春香传》、《打金枝》荣获1954年华东戏曲汇演舞台美术奖。在国际舞台上,1955年,上海越剧院赴苏联访问演出《西厢记》,苏联人民演员阿·斯韦什尼科在《苏联文化报》上撰写评论《激动人心的艺术》,对该剧的舞美设计予以充分的肯定。越剧的舞台美术自50年代以来,逐渐确立了自己与京昆等古老剧种迥然不同的艺术风格,并逐渐为全国许多兄弟剧种的同行所学习和效仿,影响日益扩大。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