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

越剧的改良,虽然是一种历史的进步,但也有历史的局限性。从1938年夏天开始逐渐红火,持续了大约4年便走了下坡路,逐渐衰落。

  衰落的客观原因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日军占领租界,整个上海沦陷,"孤岛"已不复存在。时局动荡,市面萧条,夜间戒严,人心惶惶,直接影响到越剧的营业。1942年2月26日《越剧日报》在头版头条以《越剧的危期到矣》为题发表文章,概述了社会环境的变化给越剧带来的灾难,副题是"各戏院均惴惴于心 百物昂贵生计堪虞影响娱乐事业 夜市萧条单靠日场营业势受打击"。这是对当时越剧所处的客观环境的真实写照。外在的压力是如此之大,越剧这株柔弱的花怎能不受到摧残?

  从越剧自身看,改良的局限性和弱点则是走向衰落的内因。

  剧目方面,改良中新剧目大批涌现,但一般是采取文明戏的办法,基本上实行的是幕表制或半幕表制,没有完整的剧本,编剧只写一个提纲,最多加上主要的唱词,演员可以在台上自由发挥,带有很大的随意性。这种随意性是以赢得剧场效果为取向的,而不是主要根据内容和塑造人物的需要。譬如姚水娟演出场次最多的剧目《泪洒相思地》,曾被说成"有完整的剧本"的代表作,但就是在这出戏里,据樊篱回忆,主要唱段中编剧写了8个"我为他",姚水娟演出时,见观众较好,兴之所至,在台上可以唱到18个"我为他"。剧本对主要演员没有制约。更重要的是,剧目虽增多,但内容芜杂,除少量有积极意义的剧目外,大部分是为追求票房,严重脱离现实,格调不高。在国难当头的日子里,它们虽然可供一时的消遣,但很难引起广泛的共鸣,无法持久。

  舞台艺术方面,虽然广泛吸收了多种因素,但这种吸收还带有盲目性、幼稚性,往往是单纯模仿,生搬硬套,而没有很好地融化,形成统一的整体。演古装戏,多数是学习京剧,有时是搬演整出戏而仅仅换成越剧曲调,有时甚至连唱腔也搬用京剧曲调。这种模仿虽然对学习技巧不无益处,但模仿得再象也是京剧,而不能为越剧打开一条出路。有位记者曾谈到看戏时的感受?quot;后来,大概他们也感到越剧需要改良,忽然将平剧(按:即京剧)搬来演唱,我看过的,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、《铁公鸡》、《独木关》等,这一改良不打紧,反将越剧平剧化,非驴非马,更使人失望。"(胡憨珠:《我对于越剧的今昔观》,载《姚水娟专集》)演时装戏时学戏了话剧电影的成份,但更多地是采取文明戏、申曲的形式(申曲本身就受到文明戏很大影响),缺少自己的艺术个性。

  经营方面,实行经理制尽管与封建班长制相比是一种进步,但演员仍处于被雇佣的地位,而剧场老板为了赚钱,常常迫使或诱使演员演出庸俗无聊的东西。如筱丹桂在浙东大戏院受到老板张春帆的控制,被迫常演《马寡妇开店》、《刁刘氏》之类带有色情内容的剧目。有的剧团为了招徕观众,甚至在《梁祝哀史》这样的传统剧目中,加上色情的表演。唯利是图,以盈利为目标,势必使艺术走上商业化的道路,损害了艺术本身的价值。

  传媒方面,尽管大众传媒对越剧的发展起了不小的作用,但传媒良莠不齐,从业人员的品格、水平不一,鱼龙混杂。有些小报热衷对某一演员胡吹乱捧,对有的演员则贬低、攻击;或以刊登文章、照片为由敲诈勒索;或以揭露甚至编造女演员的隐私制造轰动。《越剧世界》上就连载过?quot;补丸小生"秘史》,写的是马樟花的经历,但其中杜撰了大量关于她的私生活的谎言,极其下流。著名小生演员马樟花的死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受到小报的诽谤,造成家庭不和,精神抑郁。袁雪芬谈到马樟花时就说过:"马樟花是被小报骂死的,被恶势力害死的。"

  女子越剧在上海"孤岛"的环境中得到长足的发展,上海的环境给越剧很多营养,但十里洋场光怪陆离、纸醉金迷的氛围也使一些意志不够鉴定的女演员受到引诱、受到毒害。有些人为了追求物质利益葬送了青春,甚至葬送了生命。"过房爷"、"过房娘"之类虽然为演员走红提供了一些帮助,但也用自己的情趣影响着女演员,甚至控制着女演员。电影《舞台姐妹》中的沈家姆妈就是这类人的真实写照。有些演员倚靠"过房娘"的财势,演出时不从剧情、人物身份出发,一味在行头、装饰的华丽上"别苗头",有时演丫头的满身珠光宝气、挂金叠翠,远远胜过小姐。这种颇为人诟病的小市民气味,也是当时社会环境的产物。

  越剧确实陷入危机。危机酝酿着新的突破。越剧需要探求新的道路。曾经在越剧改良中崭露头角的年轻一代痛定思痛,迈出新的步伐。1942年10月,以袁雪芬为代表的一批有志之士,开始了"新越剧"的探索和实践。

  越剧将跨入一个新的时期。
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