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302室

上海越剧界的三次抗争

 

越剧改革不仅是艺术上的改革,还包括对演员人格尊严的追求。过去,"戏子"是经常与"婊子"相提并论的,演员即使红得发紫,也难以摆脱被侮辱、被损害的地位。新越剧理直气壮地把演员当作与其他职业平等的人,从事艺术创造的人。但是,在政权操在反动统治者手里的社会里,要实现这一理想是何等艰难!反动势力对于争取人格尊严和艺术尊严的越剧演员不断进行迫害。但是,越剧姐妹没有被吓倒,她们挺起胸来,携起手来,进行了抗争。1946年、1947年发生的三次事件,就在越剧发展史上、也在中国戏曲史上写下可歌可泣的篇章。

  1.1946年9月袁雪芬的记者招待会。

  1946年5月袁雪芬演出《祥林嫂》后,不但受到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关心,也受到反动势力的注意。他们攻击袁雪芬"向左转",给她戴上赤化的帽子,妄图用软硬兼施的手法迫使她就范。夏天,越剧界某些人打着为大家谋福利的幌子,蒙蔽、欺骗了一些人成立了黄色工会"越剧职工会"。他们要袁雪芬参加,袁雪芬起初不明底细,同意了;但不久她发现"职工会"有背景,而且还想让她担任理事长以便加以控制,便与雪声剧团的同仁一起拒绝参加。"职工会"硬给尹桂芳加上个"理事长"的头衔。8月25日,尹桂芳在报上公开发表启事,辞去"越剧职工会理事长"的职务。一批坏家伙怀恨在心,于是策划了一个毒辣的阴谋。

  8月27日上午10时,袁雪芬从静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家中出来,坐着黄包车准备到苏联电台播唱。突然从路旁窜出一个人,将一包大粪从她头上套下来,污及全身。交叉路口的警察不但不管,反而哈哈大笑。后来听说,流氓本来还要在大粪里加硝镪水、醋,以便给袁雪芬彻底毁容。这一事件,引起强烈反响,进步舆论界给予袁雪芬大力声援。许多报纸以《拒绝参加流氓组织,袁雪芬招怨受暗算》、《何来恶毒手,粪抛袁雪芬》、《袁雪芬被辱事件》等为题,发表消息和评论。袁雪芬受到盯梢,收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,田汉知道后,非常激愤,提出要专门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,呼吁社会舆论支持。

  9月10日上午,记者招待会在大西洋菜社举行。郭沫若、田汉、许广平、安娥、赵景深、严独鹤、董天民以及文艺界、新闻界200多人出席。袁雪芬在会上简单介绍了自己从艺的经历,讲述了被抛粪的经过和受到的种种威胁,她说:"希望社会人士和新闻界的先生伸出正义的援手,主持公道。"洪深刚刚从美国回来,他义正词严地说:"现在袁小姐的遭遇,不是她一个人能不能演的问题,而是关系着所有越剧界姐妹能不能干下去,关系着和平、统一、团结和民主!袁雪芬现在提出的一个具体问题就是,对恶势力屈服不屈服?"他大声疾呼:"社会让一个善良的人活下去吧!"许广平也在会上谈到妇女的社会地位问题,鼓励袁雪芬和更多的越剧姐妹们携起手来。会后,各报刊纷纷发表文章对袁雪芬表示支持。

  在30年代,姚水娟也曾被流氓抛过粪,受过恶势力欺凌的演员数不胜数。但那时,除了忍气吞声又有什么办法?这次袁雪芬被抛粪,情况不同了。通过越剧改革,她的视野打开了,接触到一批理解她、关心她的进步人士,她要进行抗争,要维护做人的尊严,而且得到广泛的同情和支持。

  2.1947年8月"十姐妹"联合义演。

  1947年1月,袁雪芬因肺病复发,再度吐血,暂时退出舞台。在治疗、休养期间,她看了上海各越剧团的不少演出,深为越剧的前途担忧,觉得演员每天日夜两场疲于奔命,没有进修的机会,生了病也难以休息;也无法培养新的一代……经与韩义、南薇、成容、汤蒂茵等人商量,她提出通过越剧界联合义演,建造一座自己的剧场,使志同道合的姐妹轮流演出,以期真正推进越剧改革,另外再办一所越剧学校培养新人。袁雪芬的提议,得到越剧界各位名演员的支持,7月29日,在四马路大西洋菜社,上海越剧界一批"头牌"聚会商议联合义演的具体事宜。为郑重起见,她们特意请了平衡做证明律师,起草了一"合约",上面写着:"兹为共同发扬新越剧及谋同仁福利起见,经过数次讨论,人人志趣相同。为此共同发起,集合同人力量,组织公司,谋建新型剧场一所。此后为剧院及剧务上一切进行事宜,发起人都须共同负责,各尽力量,以期越剧前途发扬光大……"在"合约"上签字作为"发起人"的共10位演员:尹桂芳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筱丹桂、袁雪芬、张桂凤、吴小楼、傅全香、徐天红、范瑞娟。这10位发起人,后来被称为"十姐妹"。联合义演的剧目为《山河恋》,是根据法国作家大仲马的小说《三剑客》的情节、将背景移到我国春秋时期改编的。角色分派,采用抓阄和导演指定两种方法,顺利作出了安排。时值炎热的夏天,各剧团都"歇夏",演员们自己出钱做服装、自备车费,冒着酷暑投入排练,为实现共同的理想倾注了满腔热情和心血。8月18日,上海各大报纸登出由"十姐妹"署名的醒目启事:"为创设越剧学校建造实验剧场筹募基金定于八月十九日(即明日)起假座黄金大戏院联合公演历史宫闱巨献《山河恋》"。公演开始后,每天日夜两场,场场客满,上海的报纸发表了大量报道和评论。这一联合行动使国民党政府感到恐慌。8月28日晚上,国民党上海警察局嵩山分局派人来到后台,送来一纸公文,勒令《山河恋》立即停演,理由是社会局认"手续不完备"。第二天星期六,正好是旁麦系?0大寿,袁雪芬、尹桂芳、吴小楼、汤蒂茵和律师平衡一早来到愚园路社会局局长吴开先的寓所,吴开先不见,传话说让她们去社会局。袁雪芬等到林森路(今淮海中路)的社会局等了很久,仍不见吴开先来,经打听才知吴到"丽园"给杜月笙拜寿去了。她们赶回剧场,见"勒令停演"的布告已经贴出,剧场门口人山人海,这时已近下午一点,离日场开演仅有两个小时。袁雪芬等又赶到社会局,终于见到吴开先。经过袁雪芬、尹桂芳等的据理力争,吴开先被迫撤消了停演令。《山河恋》照常演出。越剧姐妹们通过团结斗争取得了局部的胜利。尽管义演筹募的资金由于当局的干预,无法造剧场和办学校,但联合义演和抗争促进了越剧姐妹的觉醒和团结,田汉就曾以《团结就是力量》为题撰文,对越剧界的团结给予高度赞扬和大力支持。

  3.1947年10月筱丹桂被迫害至死后与张春帆的斗争。

  "十姐妹"联合义演刚结束不久,就发生了名伶筱丹桂被迫害致死事件。

  筱丹桂是著名的越剧旦角演员。早在30年代末,就走红上海,甚至有人声称"三花一娟不如一桂"。但是她的个人生活却相当不幸,40年代初便被流氓老板、反动戏霸张春帆霸占,被当成摇钱树,过着寄人篱下、没有名分的屈辱生活。    1947年夏天参加"十姐妹"联合义演之后,筱丹桂与姐妹们一起,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萌生了新的向往,但张春帆却难以容忍。10月上旬的一天,筱丹桂与导演冷山切磋演技,回家较晚,张春帆恼羞成怒,暴跳如雷,对她又打又骂,肆意凌辱。筱丹桂不堪折磨,于10月13日喝来沙尔药水自杀。

  筱丹桂的死,激起越剧姐妹的愤怒。曾与筱丹桂长期合作的徐玉兰和魏兰芳把了解到的详细情况告诉了"十姐妹"中的另外几位。大家义愤填膺,一致认为要煞一煞张春帆的威风,追究他的罪责。张春帆装出无所谓的样子,还指使爪牙威胁众姐妹"识相点,别惹是生非"但是,通过联合义演,姐妹们看到了团结起来就有力量。她们毫不退让,毫无恐惧,大家推举出袁雪芬、徐玉兰、竺水招三人为代表去通  张春帆谈判,迫使他交出筱丹桂的财物,并办好丧事。

  10月16日上午,在大西路"乐园"殡仪馆为筱丹桂举行大殓。吊唁者多达5万人。全上海34家越剧场子全部停演日常,以示哀悼,上海越剧界几乎所有的演职员都去与筱丹桂的遗体告别。袁雪芬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傅全香等姐妹面对面痛斥了张春帆的罪行。这次大殓事实上成为一场声势浩大的。第二天,上海各报对此作了广泛报道,有的标题是《戏迷五万挤破乐园,争看名伶最后一面》,有的感"越剧之吸引大众,力量有如是!"

  吊唁仪式之后,张春帆虽不流言蜚语,说筱丹桂自杀是由于经济困难,生前与人有暧昧情事。袁雪芬、傅全香等姐妹马上向报界澄清事实真相。然后,袁雪芬、吴琛与众姐妹商量后,正是想法院起诉,控告张春帆逼死人命,要求追究其法律责任。上海不少报刊也纷纷发表文章要求惩办张春帆。在舆论压力下,为了使事态不致进一步扩大,国民党当局不得不在10月25日将张春帆抓起来,将他关在马斯南路看守所。但是关了不过两个月,12月27日竟然宣布他无罪释放。只有到解放后,张春帆的罪行才得到清算。1951年,袁雪芬、尹桂芳、徐玉兰、王文娟、吴小楼、范瑞娟、傅全香、徐天红、陆锦花、戚雅仙、张桂凤等联名发表文章,一致要求政府枪毙张春帆。通过法院审理,恶贯满盈的张春帆被判处死刑。

  5年前马樟花含冤而死时,越剧姐妹只会含泪送别。通过越剧改革,尤其是通过联合义演,越剧姐妹们挺起了胸膛,在筱丹桂致死事件中进行了团结一致的抗争,在戏曲史上写下感人的篇章。
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