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电话:64714505
传真:64714505

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

在越剧发展史上,1942年10月开始的越剧改革,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,它开辟了越剧史上一个新的阶段,并对后来越剧的形态、风格确立有深远影响。在改革中崛起的"新越剧",无论是剧目、音乐、舞台形象还是剧团结构、运行机制,都与原来的女子越剧有明显的区别。"新越剧"时期,剧种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,袁雪芬、尹桂芳、范瑞娟、傅全香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张桂凤、徐天红、吴小楼等一批年轻演员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明星、剧种的代表人物。

  为什么在1942年会开始越剧改革?这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原因。

  袁雪芬在回忆这段历史时,曾说过?quot;常有同志问我:当初怎么会搞起越剧改革的?如果用一句简略的话来说,那是因为对当时越剧现状的不满,也可以说是被可诅咒的旧社会逼出来的。"(《甘苦得失存心知--越剧改革四十年的回顾和认识》,载《人民日报》1983年5月23日)"被逼出来"说得形象生动。确实,当年的改革,没有明确的理论指导,没有完整的蓝图,没有什么人指示、下令,带有自发的性质。但有几点是清楚的:

  一是不满社会的黑暗和旧戏班的乌烟瘴气。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上海包括租界已经全部沦陷。中国土地遭受着日寇铁蹄的蹂躏,中国人受着日本占领军的欺凌。袁雪芬等越剧演员都忘不了过外白渡桥时被日本兵检查、被迫低头的情景。每个稍有些爱国心的中国人心中都充满痛苦、悲愤。改革从本质上说,是民族精神感召的结果。当时的戏班,处在社会的最底层,演员社会地位低下,简直没有人格的尊严,老板为了赚钱,逼使演员演出乌七八糟的东西。袁雪芬对这些有亲身感受,有切肤之痛。1942年2月,曾与她合作的著名越剧小生演员、有"闪电红星"之称的马樟花因受恶势力迫害,年仅22岁便含恨而死,这使袁雪芬深受刺激,她退出舞台,觉得这条路不能再走下去了。因此,当老板请她出来演出时,她明确表示:"要我演,必须改!"

  二是不满越剧自身。在前面已经谈到,女子改良越剧尽管有贡献、有进步,但是演出的内容,绝大多数与社会无关,难以表达人民的心声,有不少剧目,甚至低级庸俗、无聊荒诞。演出形式也比较简陋;作为主腔的〔四工腔〕曲调、板式简单,表现力有局限,尤其难以表达人们悲愤的感情。改良走向衰落,另辟新路,是剧种发展自身的要求。改革正是顺应了这一要求。

  三是受到进步文艺尤其是进步话剧的影响。"孤岛"时期,进步话剧工作者坚守阵地,创作了不少寓有爱国主义精神的剧目。袁雪芬曾观看过《文天祥》、《党人魂》、《葛嫩娘》等话剧,有的还看过两遍。像《文天祥》"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"的诗句,使她心潮澎湃。她从进步话剧中体会到真正的艺术的价值,看到严肃认真的表演和完整的形式,剧场观众良好的秩序使她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欣赏艺术的氛围。这一切,都与她每天接触的越剧形成鲜明对比,都符合她的艺术理想。进步话剧给了她启发,给她点燃了一盏明灯,她进行改革之初地以话剧为榜样,向话剧学习,就是由于这个原因。


版权所有:上海越剧艺术研究中心 公司地址:上海徐汇区复兴西路10弄10号 沪ICP备06024322号 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